公司简介

当前位置:主页 > 平台活动 >

我们总是习惯性使用后背的肌肉前面却宠着惯着

2017-08-21 22:15

 感恩节前一晚,我骑着赛车找刘君玩,顺便问李青在不,我拍片显示有严重的颈椎病,看他有什么好法子,李青有事没回来。第二天刘君打电
 
话给我,说李青科室会请一个专家来开讲座,还会现场治疗,征得老公同意,我急急忙忙赶往中心医院。
  
  讲座已经开始,有二三十个康复科的医生聚精会神在听,好家伙,一具人体骨骼架直立眼前,平时最怕鬼,透视片根本不敢细看,那骷髅眼,
 
瞪着你,望得我背脊一阵阵发凉,专家自我介绍姓朱,并引用习大大的话:我不……谁能,我不……谁能,专家重点阐述道和术的关系,认为术要有
 
,道更重要。
  
  专家觉得开讲座,温习一下专业知识很有必要,他拉过人体骨骼架,手灵巧一动,骷髅裂开嘴笑了一下,再动,再笑,就是这个动作,赶跑了
 
我的恐惧,我觉得骨骼架变成了一个玩具机器人,动一动,它会很协调的配合你。专家摸着颈椎,却告诉我们,下梁不正上梁歪,一定是腰椎出了
 
问题才会连累颈椎,腰椎的底座在骨盆,颈椎的底座在肩甲,平时姿势不对,或者长期负累,生理曲线就会改变,丰满的女性百分之九十有颈椎病
 
,长此以往,会变得弯腰驼背颈前倾。
  
  专家从构成人体必要的骨骼,肌肉,血管,神经一一娓娓道来,每一块骨头,他清楚有几个凸起,每一块肌肉,他知道有什么功能,骨头之间
 
,他知道距离多少公分,知道倾斜多少度,互动时,没有几个医生能接上话,这是我们市区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为什么接不上话?是专家太厉
 
害还是医生们不愿意说?李青是相当厉害的脑外科医生,开刀厉害口头表达没有刀功好,也许,每位医生只能专自己的本科,跨科,就不能随便乱
 
说了。
  
  专家讲到神经,讲到骨骼保护神经,用手指在骨骼中穿行,有条不紊的指点,指出骨变形,就会压迫神经,会痛,会麻,会瘫痪,讲到有个病
 
例花了几万块吃了无数药仍然手麻,到他手上正了骨就不麻了,我的病和他的例子多么相似!
  
  时间不早,意犹未尽,几十年的功夫岂是一晚上能讲得清的,李青提议专家现场治疗一下我的颈椎病,医生们马上各就各位,桌子,凳子,垫
 
子,治疗床,三下五除二就准备好了,专家问我不舒服多久,隐约记得不是十年也有八年,其中也照过片知道有颈椎病,只是医生告诉我无法治好
 
,吃药也没用,这么多年,我一直漠视自己的身体,觉得多做事多运动自然会好,早两年,背痛,腰疼,以为事做多了,以为是女人特有的生理现
 
象,继续漠视,实在不舒服,找过孩子同学的爸爸,他一把脉,说我没病,不要吃药,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是药三分毒。找过舅舅,舅舅一把脉
 
也说我没病,说我脉相很好,不需要吃药,早一天在中医院照片,医生竟然也不肯给我开药,奇了怪了,浑身不舒服,双手发麻,做事无力,竟然
 
没病!
  
  专家在讲解时,我一一对号,都不想他再举例了,我就是活生生的活体案例,他叫我把棉袄脱掉,闭上眼睛用双手一节节按我的颈椎,”生理
 
曲线变直,脖子缩短,有骨刺,钙化,右耳比左耳高,呼气吸气用上肩甲”,他的话,惊得我心里一颤一颤的,透视片上就是这些话,他简直就是
 
一架透视仪!
  
  上了治疗床,他按我的腰椎,也叫医生们按,发现腰椎有严重的毛病,他叫医生们固定好我的肢体,随着他的指挥吸气呼气并转动,听到骨头
 
轻微响再回转,腰部,颈部分别做过几次,人感觉轻松多了,但还是手麻和冰冷,他用力按我的肩甲,在痛感中,手心开始发热,手指继续冰凉,
 
医生们一一握过我的手指,他们的手好温暖,什么时候我的手也像他们就好了。左边做过治疗,麻感明显好转,右边来不及做,夜已深,专家教了
 
几招对付颈椎病的招数,我认真的回忆着并在白天开始实行。
  
  专家几次说到我和李主任一定关系很好,他不知道,李青不单对我好,对朋友们一样很好,他们夫妇,是很多人的贵人,感恩的心,感谢生命
 
中的遇见,感谢专家,几天过去,左边手指不怎么发麻,也很轻松,右边手指还麻,但好一些,总结这一次治疗,效果非常好!专家就是专家!我
 
也想变成专家那样的人,能为社会做贡献多好!
  我们总是习惯性使用后背的肌肉前面却宠着惯着
  2016年5月18号,一个特殊的日子,老公允许我干想干的事情,我不想吃好的也不想穿好的,要求远赴株洲继续治疗一下我的右手指指尖发麻的
 
现象,老公首先百般不同意走那么远,又说改个日子,我一旦决定的事情不喜欢再做改变,于是,来到株洲再次见到专家,把透视片放灯光下一看
 
,骨骼变形得让他吸冷气,没有过多的言语,我就躺在了治疗床上。
  
  他叫助手拿刀来,用纱布在颈上消一下毒,刀就进了我的颈部,只听得剪刀切萝卜样的声音切了四下,神经像鸡肠样被拉了几下,我快要害怕
 
时刀迅速地出来了,每出来一次就叫我和周围的人看纱布上有没有血,每张纱布上确实只有一点血印子。右颈部挨了两刀,右肩部挨了两刀,左颈
 
部挨了一刀,听他们讨论,后知后觉的我才知道一场重要的手术在医生三下五除二,医生的帅儿子紧贴着父亲仔细观察中已经完成了。
  
  坐起来,指尖麻感已经消失,但十指指尖冰凉,专家握住我的手温暖我,我问他为什么不是上次在医院那样的正骨,他说那是演戏,真正的治
 
疗是要动刀的,我的恐惧一点一点的漫延开来,要是知道要动刀,按以往的个性我是不会来的,即使要来我也会拖延,拖得双手僵硬发麻实在动不
 
了才会考虑找医生,无知无畏,稀里糊涂,阴差阳错把右手给治了。
  
  专家教我负式呼吸,训练核心稳定肌,训练腹肌力量,试图恢复颈椎,改变生理曲度,每一种训练,我都坚持不了几分钟,觉得非常累。对自
 
己身体的漠视,不喜讲究容貌的懒样,一直给我带来焦虑,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总结我最合适了。什么时候可以改变呢?什么力量促使我
 
改变呢?
  
  专家不肯收费,一再说他有的是钱,我想起湘侨医生,想起我表哥花不完的钱,找个医生当老公恐怕是我下辈子的心愿了,我想请他们吃饭感
 
谢他们,老公因为人多不会应酬拒绝听我的安排,所以,最后的最后,没付治疗费,没请他们吃饭,我们溜回了家。不像走马灯样的医院,一对一
 
的治疗,吸引得我还想再去,潜意识是不想再去的,去,意味着有病,漫长的对身体的漠视,恐怕不是潜意识能管得了的。我打电话给李青,告诉
 
他专家不肯收费的事,李青说怎么行呢,你给他微信发红包,医院一刀五十,十刀五百,还有另外的费用,钱钱是对医生医术最高的肯定!
  
  回来吃饭时,两腮又酸又疼,咀嚼不得,饿了一晚。我回忆专家问我曾经是否眼皮睁不开,是否头晕,是否腰疼,细细想来,这些症状都有,
 
还以为风湿感冒呢,都是颈椎腰椎惹的祸。
  
  有点不舒服,自己惯自己早早睡下了,自然醒,双手没有发麻的现象,在饱满的精气神中,起床写文章,我要把喜讯告诉专家。
  

上一篇:在旅途中还在着种种见网友的难堪的事 |下一篇:与父亲之间的点滴往事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

版权所有 2016-2017 bodog体育--一樽薄酒表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