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当前位置:主页 > 平台活动 >

公之名份了不用自己整天操心

2017-08-11 19:07

 
    山桃自从在场里被冷遇的那天晚上以后,再也不想到那个地方自讨没趣了,都是打电话约刘师学车,来回都没有进场部去过。学了一段时间,她已经可以在修平了的石子路上开车了,有时候如果天还不太晚,她就让刘师不用上山,自己一个人慢慢开着车回山上。好在沿途都是修路的工人车辆,也不害怕路上没有人。开始,刘师不敢自作主张,坐在一边跟了几次,看山桃真的可以一个人行驶山路了,也就得过且过大部分时间偷懒不上山,在离场部还很远就下车偷偷跑回家去了。
    开着高出一般小车一大截的日产吉普,从山下绕着圈子,在新修的宽敞平坦了许多的瓷实的石子路上行驶,在美景如画的秋林里穿行,山桃颇有一股骑骏马驾飞机一样的成就感,心里想着以前需要甩开两腿费力喘气跑上多半天的这三十里山路,就这么轻轻转动一会儿方向盘在嗡嗡的发动机的声响里滑上来了,多么像腾云驾雾呀!她想:“要是农村人都能这么方便,还有必要羡慕城里人吗?那里除了楼高就是人多车多,人工堆一个小土堆,上面栽一点树,就争先恐后往上面挤,哪里有山里的原生风光大气?”
    云林催着山桃向家里人公开他们的关系,山桃一直推拖着不行动,云林干着急没有办法。
    随着秋风越刮越紧,庄稼人一年里最忙的时候来了,五谷杂粮熟了,果蔬药材熟了,零零碎碎多种多样,都要一把把收碾打晒,一筐筐采摘存售,家家人人都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有时候即使出钱也找不下帮忙干活的人。云林只要有时间,就全力泡在了山桃家里的地里,山桃和山豹也轮换着在地里忙,山桃妈一边操着操不完的心,一边干着干不完的活。
    这天又是星期天,山桃在塔上面值班,其他三个人在玉米地里掰玉米,云林和山豹提前把地中间的两行玉米连杆挖了,十几棵一处堆在没有挖的玉米杆的底下,在几十米长的一溜玉米地中间开辟了一条通道,把架子车一颠一扭地拉进地里,再一人提一个藤条编的大笼,齐头并进,用两个拇指食指在中指的配合下,揪住一穗穗玉米顶端的樱子和包皮向两边一撕,左手抓住玉米棒外包皮的根部,右手虎口向下,抓了还连着一些樱子的突出着颗粒的玉米棒向下一扭,“嗙”的一声,玉米棒就脱离了母体,右手不松顺便就丢到了脚下的大笼里了。云林和山豹笼里平了还不停手,一直一边掰,一边把玉米棒围着笼沿转着圈插,直到插得比笼畔还高了的时候,才连提带抱,不断躲避着挡路的玉米秸,运到架子车那里倒在车厢里,返回来继续往前重复运动。山桃妈跟不上两个青年,在后面掰了几回,最后就在地中间的架子车道两边坐着慢慢掰云林和山豹挖倒了的玉米棵上的玉米。
    看着吃苦耐劳的云林,山桃妈心里暖流一股股上升,她想,两个孩子的事情应该有个说道了。她想起了丈夫在世的时候,就一直把聪明懂事好学的山桃当作心尖尖的肉一样宝贵着、宠爱着。他不止一次说过:“山桃的婚姻一定要由她自己做主,挑选才貌双全的的有前途的人和家庭。”现在这个云林似乎离山桃爸的预期希望有一些差距。可这个天天见人都不太多的高山上,有云林这样一个条件的好孩子,还有啥可弹嫌的呀?真应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心。”的俗话,山桃妈越看越觉得云林就是老天爷给她家安排来的如意女婿了。她想:“应该找个时间两家大人会面说一说孩子们的事情了。早定了,也就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要你风风光光和我按照风俗习惯

版权所有 2016-2017 bodog体育--一樽薄酒表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