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我们在遇到事情时不要过多地寄希望于他人和社会

2017-08-25 07:47

朋友值多少钱一斤
        我读叶倾城的作品不多(其实我读其他人的作品也很少。我属于不爱读书的人,就算读也是走马观花,能留下深刻印
 
象的寥寥无几,这也是之所以肤浅的原因之一吧),只知道她是个受人喜欢的作家。上网查了一下,晓得她生于东北小城丹东
 
,长于中南重镇武汉,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汉口分院,现就职于湖北省政府办公厅。叶倾城系湖北作家协会会员,是国内发行
 
量最大杂志《读者》的签约作家,其作品在诸多的报杂志中有很高的转载率。著有《情感的第三条道路》、《住在内衣里》、
 
《我的百合岁月》等多部散文集,《原配》、《麒辚夜》等多部长篇小说。
        “写作之于我,越来越像一桩宿命,一份天赐的枷锁,但我愿意背负这沉重,直至永远。”叶倾城如是说。她的自我
 
介绍更是独具一格:“如果你曾爱过我,你自然知道。如果你不曾,我该如何让你明白呢。”呵!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怎么说
 
也是在长江水里浣过发、濯过足的,话都说得那么睿智、大气,其作品怕是想不火都难啊。
        以上这个标题,是叶倾城的一篇短文,看过后常常想起来,虽然有几分不愿承认、不想承认、不忍承认,但还是深深
 
认同她的观点。人的一生,“相识满天下,知己有几人?”我们常常介绍或听人介绍“这是我朋友”,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恐
 
怕比大熊猫还要稀少得多,所以我们在生活中不要希求别人哪怕是你认为是朋友的人对自己有多好,能在关键时刻对你寄于一
 
份同情叶就相当不错了。就算你是天下难得的好人,也不要指望人们任何时候都坚定不移地站在你这一边。我们虽然不苟同“
 
落井下石”和“墙倒众人推”,但我们也不能要求人人都主持公道、见义勇为,各人有各人的利益,为保护自身而随大溜也不
 
为过。,而应该学会坚强地承受和面对。
        以下是叶倾城的文字,录于此,不知看到的朋友是否跟我有同样的感慨。
 
        QQ虽然叫“即时联络软件”不叫“即时聊天软件”,但我相信,它上面绝大多数的用户都在聊天,和同学、朋友、熟
 
人、网友以及天南地北的陌生人;买了新衣服,不见得穿给邻居、同事看,反而对镜自照,贴上网去给陌生网友看;和婆婆掐
 
了架,第一选择也许不是向娘家妈诉苦,而是披头散发上搜狐婆媳发帖。
        我们利用网络,聆听、倾诉、交流、安慰、哭泣……我们有这么寂寞吗?大概是有的。我们大部分人,其实已经没有
 
朋友了。
        很久很久以前,当有人把“天地,君臣,父子,夫妻,朋友”列为五伦的时候,就已经给了“朋友”最庄重最尊贵的
 
待遇,有如天地,仿佛血亲,好比契约关系。那时候,交友不容易吧?“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要见韩荆州,
 
你得跋涉万里,去他的所在。因为成本高,于是格外珍惜,友情历久弥香。
        现在的朋友,来得太容易了。幼儿园时代同坐一程校车,小中大学的同桌室友,单位上的同事,客户中谈得来的……
 
眨眼成为朋友,转身就是陌路;同路即可携手,翻脸马上无情。来得容易的东西,原本就不值钱,而且没什么用。你能向朋友
 
借钱吗?你敢在危急关头向朋友托孤吗?你连闺密都不敢带回家,怕她对你男人下手。旧社会说的“通家世好,妻妾不避”里
 
面,对朋友的信任与尊重,我们都做不到。老同学老同事,如果能一直保持来往,那往往只说明,你们都混得不错,一直维持
 
在同一个社会阶层。
        “朋友”这个名词还在,但基本意思已经蜕变成了“熟人”。
        但我们仍然室人类,还有最基本的感情需求,还是希望有人提供肩膀给我们哭泣,有人聆听我们的悲伤,有人分享我
 
们的喜悦——但你原因提供肩膀给别人吗?你能听怨妇十分钟的“祥林嫂”而保持同情心吗?我们已经自私到给不出炽热、有
 
意义的感情。
        朋友到底值多少钱一斤?是无价之宝还是免费?我只知道,当供求集于一身,卖方嫌低,买方嫌贵,于是一拍两散,
 
我们所有人,仍然没有朋友。丧钟为所有人而鸣,就是这个意思。

上一篇:是无言的歌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6-2017 bodog体育--一樽薄酒表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