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是无言的歌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2017-08-18 14:37

“哈哈,不算不算,这下我们倒成了小兔子了,我们点,你来唱……”屋里马上就反对了,“要不,就唱《青藏高原》……”娅娅大嫂又出歪点子了。
“行,要不这样,我没唱过这一首歌,只要你肯教我,我就学,行不?”林进峰倒给屋里出难题了。
“我最多给你起个头,你自个唱稳当,不唱门是不会开的,嘻嘻……”娅娅大嫂清了清嗓门,就大胆的唱了起来:呀啦索 哎……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期盼……唱……
“难道说还有
哦,我看见一座座山,
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相连,
呀啦索,那可是青藏高原……
一段唱完,立马就得到了屋里屋外的认可和掌声,“唱的太好了,再来一首……”尖叫声爆竹声把气氛再度推向高潮。
直到林进峰唱了几首歌,娅娅嫂子们才开门让屋外的客人进屋,叶思远就给前来送亲的左邻右舍不断地发烟发喜糖,两个哥哥就给乡亲们端茶添水,每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喜庆的微笑。
“过了这一关,还有一关呢,思远,这次可不是很好通过了,哈哈,你两个嫂子可不会轻易的打开房门了……”海涛笑着告诉叶思远。原来,老赵家的俩儿媳妇又溜进娅娅房间把门给关了。
厨房里娅娅妈正在忙着烧饭,因为这边的风俗习惯就如此,前来迎亲的要吃一顿饭才给发放女子的陪嫁品。
她一边烧饭,一边就禁不住的流下了眼泪。是啊,孩子大了,迟早是要嫁做他人妇,只是娅娅这孩子从小就娇生惯养,没有吃过一天的苦,这一嫁,虽说不远,但自己的孩子自己清楚,不知道到思远家是否有些东西会不会习惯……
别看娅娅爸平时大大咧咧,对孩子不大严厉,这不,女儿就要出阁了,他的眼眶也红了,他默默地给娅娅妈打着下手,他能体谅娅娅妈眼里的泪水。
“大嫂二嫂,你们就让我进去,我会好好的待着娅娅……”思远在外面乞求着娅娅的两个嫂嫂。
“那好,你再唱一首歌表一表你对我妹妹的心意,这次可是要你自己唱,不许别人代唱……”
房间里传出二嫂的偷笑声。
“我实在是不会唱歌,我唱歌超级难听……”思远知道自己的底细。
“想要把门开,红包先拿来……”大嫂也在里面附和着喊。
“好,我怎么给你们勒,你总得开门我才能给啊……”思远拿出早就封好的红包,这是他临走时他爸爸交给他的,都准备了十个,就是怕不够所以多准备了一些。
“哈,我们才不上当呢,从下面的门缝里塞进来……嘻嘻……”思远就从门缝里塞进去一个红包。
“思远,一个够吗?我和你大嫂两个人嘞……嘻嘻!”二嫂在你面笑的不行了。
“你先开门嘛,这样塞进去,还要你们弯腰去捡呗,我直接给你们手上多好啊!”思远找着理由想要她们开门呢。
“哎呦,你也太体谅了吧,哈哈……我想开门大嫂也不让我开呢……嘻嘻!”二嫂就是会做顺水人情。
无奈,思远就又从门缝塞了一个红包进去,“大嫂二嫂,再可以开门吧……”
“哈哈,还不行呢,知道不,这里面还有个天王级的人物呢,这小帅哥说了,他最爱他的姑姑了,不给嫁……”
“呵呵,来,小帅哥,叔给你礼物,你开门行不?”思远转向来哄孩子开门。
“好,谢谢叔叔……”话音落毕,房门应声而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就站在思远的面前,一脸稚嫩的望着思远,“叔叔,你送我什么礼物啊?”这可笑坏了房间里的所有的人了,“这傻小子就禁不住诱惑,哈哈……”娅娅二嫂娇嗔的责怪着小侄子。
思远就又掏出一个红包来,塞在小孩子的手里,“真乖,来,叔叔给你红包,让爸妈给你买礼物,好不好?”
“谢谢叔叔……”说完就又去找他姑姑得瑟去了。
思远抱着一大束鲜花向娅娅走去,在众人的目光下,他深情的吻了娅娅!
在热烈的掌声里,娅娅幸福的低下了头,一张脸在鲜花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娇艳妩媚……
吃过早饭,在老赵的安排下,陪嫁的家具礼物等一一搬了出来,就只等娅娅从床上下来辞祖了。
辞祖,这是一个仪式而已,自古流传至今,这意味着娅娅从此就是泼出去的水了,也就是说做鬼也是叶家的鬼了。
娅娅爸已经摆好香案,他的眼里再也止不住泪水,大颗大颗的眼泪随着两颊往下落。
娅娅在嫂子和晓燕的搀扶下,姗姗走出房门,老赵忍不住抱着爱女抽泣起来,哽咽着告诉女儿,到了叶家,好好做人……
娅娅也情不自禁的掉下了眼泪。
老赵牵着女儿的手,让女儿跪在香案面前,口里念念有词的叮咛着老祖宗,保佑着女儿幸福快乐,他凝重的点燃香烛纸炮,让一切的祝福融入其中……
屋外,前来迎亲的家属朋友早就把陪嫁的家具在车上安置好了,就只等娅娅上车出发了。
和所有家庭嫁女一样,娅娅妈窝在厨房里流着眼泪,娅娅走进厨房,在妈妈面前跪谢养育之恩,娅娅妈再也止不住哭了起来,娅娅接着跪谢三妈三叔,把三叔家两口子惹的也是老泪纵横,两口子不断地叮咛着娅娅要好好的过日子。
接着娅娅出来又跪谢两位哥哥和嫂子,两个哥哥都抱着妹妹抽泣着……
还是林进峰主持着这里的进度,他看所有礼数都已经到位,就提醒思远该背新娘上车了。
思远向所有前来送亲的左邻右舍一一发烟道谢,然后拉着娅娅爸的手,“爸,你和妈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照顾娅娅一辈子……”
 
在依依不舍的目送中,思远抱起梨花带雨的娅娅向婚车走去……
烟花爆竹声此起彼伏中,车子慢慢启动。
最后一串爆竹声停止,迎亲的车队也缓缓地开出村口。
 

上一篇:一张素洁的信纸让心绪在笔尖尽情飞舞 |下一篇:我们在遇到事情时不要过多地寄希望于他人和社会

版权所有 2016-2017 bodog体育--一樽薄酒表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