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路有很多从小到大走过的路更是无数

2017-08-27 02:40

网友小小雨他们最近考核,内容之一是以“路”为题写一篇文字,题材字数不限。他说请我也写一篇,想看看他写的跟我写的到底有多大差距
 
。呵呵,别说我根本不算个写家,就算是,经历不同、体会不同,写出来也没什么可比性。不过作为一个命题,写写无妨,反正也不计成绩、不图
 
发表,就当练笔了。
  
  ,但时不时出现在我梦境中的,是故乡村东的那条路。自打出生后,我应该经常走那条路的,不论是在
 
父母的怀抱里,还是蹒跚学步时,抑或和小伙伴们玩耍,但最早关于那条路的记忆源自五六岁时。印象中,娘对我的要求相当严,娘常说,穷人的
 
孩子早当家,该会的活儿都要会,该经的事儿都要经,所以我很小就跟着大人一起干活了。那是娘第一次带我去遛棉花。遛棉花是去已经收获的棉
 
田里,寻找漏网的棉花或者弃之不要的棉桃,这样的棉花虽然质量不好,但剥净晒干后弹成棉絮,可以贴补家用,因为那年代生产队按人头分的棉
 
花实在少得可怜。暮秋时节,天刚蒙蒙亮的早晨有着挡不住的凉意,我跟在娘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路有很多从小到大走过的路更是无数在那条土路上,路两旁齐刷刷的钻天杨在寒
 
风中颤动着,树叶发出瘆人的声响,我有点冷、有点怕,颠颠地小跑着唯恐被娘落下。
  
  七岁开始,每天从那条路上走几个来回去村南的学校上学,几度风雨,几度春秋,路上留下了我们数不清的足迹、汗水、欢声笑语。考上县城
 
的中学时,支书派村里唯一的一辆拖拉机送我们,这在当时是很有面子的事了,看得邻村骑自行车驮着铺盖去报到的学生一脸艳羡。就在那条路上
 
,村口相送的乡亲,在拖拉机扬起的一路尘土中渐渐模糊了身影,我们带着几分惶恐、几分期冀、几分自豪第一次离开了家。高中三年,那条路连
 
接着外面和家,出发时,路这头是我们频频回首的不舍,路那头是爹娘絮絮叨叨的叮嘱;归来时,路这头是我们呼呼生风的脚步,路那头是爹娘翘
 
首期盼的张望。
  
  后来在城里有了工作,回家的间隔越拉越长,那条在幼小的心里很宽很宽的路,也随着视野的开阔变得很窄很窄。每次回去,车马走过的路上
 
,坑坑洼洼,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乡亲们习惯了那条路,也许觉不出什么,但在我内心深处,却有着淡淡的忧伤。离开后的梦里,泥泞的土
 
路和平坦的柏油路会交替出现,期盼着哪一天家乡也能通上公路。忽一日,在家信中惊喜地得知县城通往乡里的公路就打村东经过,好多天都沉浸
 
在兴奋中,为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家乡的悄然变迁。曾写过一篇《故乡三题》的文字,其中提到那条路:没有了颠得你五脏六腑翻个个儿的坑洼不
 
平,没有了淌上去水一样的浮土,一路平平坦坦已回到我久违的小村……
  
  这些年,生活富了,路好走了,也有车了,回家的次数渐多起来,但这两年让人揪心的是服役日久、超负荷运转的那条路毁损越来越严重,似
 
乎比记忆中的土路更加坎坷。去年夏天回去,不足两公里的路上,坏了的路面和为浇地而埋设的过路管,几次卡上了汽车底盘,有的地方人不得不
 
下来以减轻车的重量。问询了在县交通局工作的同学,因为撤乡并镇,原来的乡政府已不存在,而县财政资金有限,只修主路,通我们村那样的支
 
路轮上修缮不知要猴年马月呢。这就意味着,村东的那条路路况只能是越来越糟,真不敢想象再过几年还怎么走。
  
  一直有个心愿,如果自己有实力,可以为村里出资修修路,其实到主路大约三四千米,造价不过几十万元,但对于我这样的工薪阶层来说,还
 
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以我的能力,也许这辈子我的心愿都只能停留在心愿上,但我还是满怀希望,希望政府能够尽早地照顾到最基层的需要,希望
 
村里能出带头致富又心系家乡的能人,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比我们强,希望村东的路就像我曾经的文字中所写:那条坦荡而宽广的路的尽头,一定是
 
故乡更加美好的前景吧!
  
  后记:这还是去年的一篇文字,已发表在《海港区文艺》2013年第三期。录于此,备考。

上一篇:人这一生成长的过程会遇到很多风险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6-2017 bodog体育--一樽薄酒表心怀!